你好,姚先生

民生五官科医疗集团     2017年11月30日

姚晓明先生的味道确是有着这样的魅力,总觉的他身上带着那段灿烂日子里的阳光味儿。
 


 

他的故事有很多,在爱迪、在深圳、在斯里兰卡……若是攒述事迹,那可能也不是你想要的,某度上很全。想跟你讲讲关于那束光的事儿。

 


 

有那么一刻,觉得他如此熟悉。

 

没有与姚先生共事的时候,一直觉得他是个高高在上的传奇。亲手取下自己母亲的眼角膜、《感动中国》年度人物候选人、背捐赠者遗体下楼等等。

 

当与姚院长成为同事后,仰望的距离还是有,因为姚先生是院长嘛。直到7月和姚院一起去阿坝做免费白内障复明手术时,有一刻,觉得他特像我大舅。

 

可能是因为那束光的原因,五十年代出生的人,身上都有的东西:能吃苦且好面儿;很执拗却特可爱。

 


 

那天,为100位藏族同胞做完手术已是夜里9点,所有人累的两眼发直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发呆。我蹲在地上打包剩余的手术耗材,姚院穿着手术服走过来,就是《急诊科医生》里何主任的那种范儿。

 

当他在我旁边蹲下的时候,我正在拿牙咬着透明胶带,姚院二话没说,拿起另一卷胶带且也是用牙,帮我一起打包。那些累的发直的眸子,瞬间又有了光,那一刻,他让我想起了干活儿从不惜力的大舅;一瞬间,那束光照进了每一个人心里。

 


 

爱迪的日常工作,紧张有序。姚先生的工作基本上是门诊手术两点一线,平日里的照面也是匆匆忙忙。有那么几次,在门诊看姚院诊断,觉得那束光真是灿烂的可爱。

 

一位四川本地的患者疑虑颇多,姚院长:“我的这个眼睛撒子情况嘛?”“我给你讲嘛,莫着急,晓得嘛!”姚先生的四川话还是很地道。

 

接着来了一位藏族患者,“ལྟ་བ་(藏语里看的意思),ལྟ་བ་这里。”姚先生的语言天赋真不是吹的,这一位藏族患者前脚刚走,又是一位藏族女同胞,“ལྟ་བ་ལྟ་བ་这里!”“姚院,我跟她不是一个地区的,说法不一样。”女同胞笑的灿烂,姚先生脸上满满的可爱。

 


 

其实,与姚先生的接触并不多。就像那个夏天,洒满马小军全身的阳光在记忆里并不多见,但那束光却灿烂了他的一生……

推荐文章